宝宝时时彩计划软件
手機網
微信

一部浙產“良心國劇” 盡顯盛唐氣象滿溢文化自信

2019年7月23日 14:8來源:浙江在線

  浙江在線7月23日訊(浙江在線記者 沈聽雨 應磊 通訊員 杜倩倩)上元節前夕,看似彌漫著歡樂祥和氣息的長安城,混入了一群動機可疑的“狼衛”。死囚張小敬臨危受命,與靖安司司丞李必攜手,要在十二時辰內拯救陷入危局的長安。

  “靜悄悄”開播的《長安十二時辰》火了,豆瓣評分直逼8.6分。有人說,服裝、道具和布景細致考究,從衣食住行到社會風物,跟著劇中人從早到晚走過長安108坊,感受了盛唐最好的模樣。有人說,故事情節波譎云詭,在蒙太奇式的場景切換中,明線暗線交錯,編織了一張引人入勝的敘事網。

  折疊的十二個時辰延展出了一個盛世大唐。這部浙產網絡首播劇被稱為“良心國劇”,成為暑期檔的爆款。它究竟有何魅力,又是如何煉成的?

  一磚一瓦

  再現唐風古韻

  正值盛夏,《長安十二時辰》也不失時機地帶來了熱度。和許多劇集不同的是,觀眾第一波關注的焦點更多的并非在于劇情,而在于連續劇中那出色的服裝、道具和布景。

  也許,是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繁華如夢、氣象萬千的大唐王朝。

  《長安十二時辰》將背景設置在盛唐年間。“熙攘繁盛,光耀萬年。再也沒有比長安城更偉大的城市了。”正如劇中李必贊嘆的那樣,我們都對那個強大自信的大唐歷史有所懷想。而電視劇中那座真實還原的長安城,就坐落于浙江寧波象山影視城原陸家莊區域,占地約70畝,里面大小錯落組合起了65幢典型唐代建筑,包括萬泉宅、霍寨、街道、古代坊墻等。

  象山影視城相關負責人吳琪介紹,這座長安城由劇組設計,并與影視城合作總投資5000萬元,花費7個月時間共同打造。開機后,劇中98%的場景都在此處拍攝完成。

  重新搭建一座長安城意味著一切從零開始。《長安十二時辰》的整體美術風格與呈現效果由美術指導楊志家和金楊操刀。2016年8月他們剛拿到劇本時,導演曹盾只有一個要求:“真實”。

  “那你們用什么來證明,現在的這座長安城是符合歷史的呢?”

  聽到記者的疑惑,楊志家在電話那頭笑了:“我們首先做的不是貿然搭城,而是去了中國國家博物館、陜西歷史博物館、西安博物院等地,去觀察遺存古物,查閱史記資料。”

  可是,他也坦陳,有些資料是殘片,有些圖案已經不連續了,還有些壁畫上的顏色早已剝落。關于唐朝普通百姓人家的生活記載,更是稀少。為了更接近歷史上的真實,美術組只能去啃那些頗為枯燥的考古報告。

  比如,東市和西市是唐長安城的經濟活動中心,這部分重點參考了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的部分考古報告。報告顯示:“西市猶如唐長安城中的’城中之城’,其外圍城墻基部寬4米左右,其高度與之相當。城墻內有順城道,一如西安現在的順城巷。城內有東西、南北向各兩條大街,寬約16米,使路網結構總體上呈‘井’字,將西市分為九大板塊,明顯是‘九宮格局’的形制。”基于這些史料,才有了劇中西市繁華的景象。

  “我們的創作就是遵循最樸實地描摹、最全面地展現、最大膽地想象。”金楊說。

  以西市為例,美術團隊設計了許多街道攤位,還有很多符合唐代的雜技游戲,但這些攤位幾乎找不到唐代的古畫記錄。怎么辦?“我們就從一些接近的年代尋找提煉線索,再融入唐代審美進行設計,以此來展現包羅萬象的生活。”

  那么,整個設計哪個部分最為困難呢?

  有點意想不到的是,楊志家說,是天燈。“劇作中對整個天燈的結構描述非常復雜,我們每看一段都需要停下來反復琢磨。”這是一個需要揣摩當時皇帝的喜好,還要符合唐朝生產力,又能體現唐朝最高技藝的核心道具。

  現在制作完成的大天燈足有幾十米高,設置了許多機關,完全由齒輪控制運行。楊志家告訴記者:“做完大天燈后,我們也覺得相當震撼,它濃縮著的民族文化印記令人驕傲。”

  不過,《長安十二時辰》團隊在建長安城的過程中,對歷史的尊重和還原,對工匠精神的堅持,更多的還體現在無數的細節里。

  楊志家舉了一個例子:“我們通過觀察史料里的老照片發現,唐代慣用的涂料不是油漆,而是一種粉末涂料。”同樣是紅色,后者呈現的拍攝效果更具有歷史感,而不同的建筑所用的紅色也會有細微差別。“既然做了,就要精益求精。”

  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一街一巷,城終建成。

  隨著開篇一組長鏡頭,朱樓之上自彈自唱的歌姬,向老吏問好的孩童,傾聽演唱的群眾,人氣鼎沸、氣勢壯觀的長安城逐漸展現在眼前。

  有觀眾考證了唐史有據可查的坊市、樓閣、門板、水渠等細節樣貌,由衷贊嘆道:“這就是大唐啊!”

  人間煙火

  喚起傳統之美

  時間,是《長安十二時辰》的核心元素。這部情節緊張的連續劇只講了唐朝24小時的故事。

  “我并不僅僅要還原大唐,更要展現‘大唐的一天’。”導演說,他想要的,不僅是和歷史上大唐如出一轍的建筑,還要充滿人間煙火,有血有肉。

  “當我看見李必的造型,看到他頭上那頂小小的芙蓉冠和簪子豎式插法,我便對這部劇充滿了期待。”王女士是《長安十二時辰》的熱心觀眾,她告訴記者,很多影視作品中,道士出場都只會綁一個丸子頭,其實這并不正確,難得有部劇把道家頭冠戴對了。

  據了解,李必所戴的芙蓉冠原型為南京博物館館藏的畢沅墓玉冠。而令不少專業人士所稱道的一點是他前后戴的簪子。唐代道士張萬福所著的《三洞法服科戒文》有所記載:“中原及北方地區道士一般都使用子午簪。”(子午簪,從后往前插,代表子午水火相濟)

  知來處,明去處。影視劇是普及度最高的大眾文化消費,在其中復原古代服飾、妝效、禮儀等,是對唐文化的細膩還原和無限貼近,亦是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發揚。《長安十二時辰》自開播以來,劇中諸如此類俯拾即是、考究精致的細節,一直被津津樂道。

  這一點,杭州師范大學戲劇影視學教授、浙江省網絡作協常務副主席夏烈頗為贊賞:“《長安十二時辰》通過對大唐生活的還原,充盈著歷史感和知識感。”

  他也舉了一個例子。我國自古來被稱為“衣冠上國,禮儀之邦”。每個朝代的禮儀都有著自己獨有的特點。“入郡腰恒折,逢人手盡叉。”在唐朝,最與眾不同的禮節就是叉手禮。執此禮儀時,需左手抱于右手的大拇指,左手小拇指沖著自己的手肘,右手四指皆直,大拇指上翹。但如今,卻少有影視作品會尊重還原這樣的細節。

  值得一提的是,《長安十二時辰》還請來了專家,精心復原了28種唐朝點心供各種宴會日常場景所需,人物對話也善用古文詩歌突顯當時詩文發展之鼎盛,還將古法造紙和打鐵花兩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巧妙融入劇中。

  當觀眾能夠在日常的柴米油鹽背后尋找到強大的文化印記支撐,影像才能深入人心,才能凝結華夏文明之精髓喚起情感共鳴。《長安十二時辰》正是將承載傳統文化的大命題分解到日常生活的細碎中,鋪開了一幅充盈著人文氣息和文化氣質的盛景圖,喚起了觀眾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濃厚興趣和傳承意識。

  當然,優秀傳統文化之美,不僅體現在服飾、禮儀、食物、妝容上,更反映在價值觀的審美中。

  不論是死囚張小敬還是暗樁小乙,劇中的小人物,都有著自己的堅持和追求。當張小敬為了挽救長安百姓,迫不得已選擇“出賣”他的線人小乙,喊出小乙名字時,小乙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制片人梁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長安十二時辰》雖然聚焦于小人物的喜怒哀樂,映射的卻是他們對于國家的熱愛與忠誠。小人物也有大情懷,傳統文化中的勇于抗爭、堅持不懈、勇敢拼搏等精神品質,同樣需要大家傳承發揚。”

  他坦言,自己一直想拍一個關于中華文化的故事。“唐朝與長安,是中華文明千年歷史長河中璀璨的字眼,我希望能讓觀眾切實感受到傳統文化的厚重分量。”

  臺前幕后

  集聚浙江元素

  除了象山影視城的“長安城”,劇中還有不少浙江元素。

  當何執正倒騎著毛驢打著盹進入衙門后,一句“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引發了觀眾對原詩文作者賀知章的追憶。賀知章在三十多歲就狀元及第,是浙江史上第一位有記載的金科狀元。“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在《回鄉偶書》里,他回的就是浙江。

  清代史學家全祖望在《重建賀秘監祠碑記》寫道:“秘監籍里,會稽人爭之久矣”。雖無法考證賀知章具體是浙江哪里人,但他與寧波有著莫大的關聯。南宋政治家史浩在《游東錢湖》詩中提到:“于今幸遂歸湖愿,長憶當年賀監游。”如今在寧波,還有許多和賀知章有關的地名,如賀丞路、賀丞廟、賀水橋,還有賀知章隱居地高尚宅、賀公釣臺、獅山等。

  再看劇中何執正的弟子李必,道士而從政,白衣而入相,與唐朝另一歷史人物李泌相似。他同樣與浙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雖然是西安人,但第一個開發西湖,解決杭州人千年飲水之苦的就是李泌。

  據記載,公元781年,李泌擔任杭州刺史,歷時二年有余。到杭州后,他發現城中“居民零落”。于是,李泌想了個辦法,他在當時人口相對稠密的涌金門一帶,挖了六口井,靠暗渠引水入井,把淡水從西湖引入城內。

  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時,離李泌鑿六井已經過去了40年。但他仍在《錢塘湖石記》中記錄道:“其郭中六井,李泌相公典郡日所作,甚利于人。”后來,蘇軾也為“李泌筑六井”點贊:“杭之為州,本江海故地,水泉咸苦,居民零落。自唐李泌始引湖水作六井,然后民足于水,井邑日富,百萬生聚待此而后食。”

  經歷1200多年后,如今李泌開鑿的六口井,僅剩下一口相國井,這也是杭州存世罕見的唐代遺跡。而距相國井不遠,西湖邊湖濱二公園,正對仁和路口還有個“李泌飲水”的遺跡。

  我們更感欣喜的是,這部《長安十二時辰》,出品方之一是成立于2014年的東陽留白影視。公司CEO徐康告訴記者:他們當初選中這個項目,是有很大挑戰性的。那時,行業熱衷于古裝玄幻的改編。《長安十二時辰》并無成功案例可以借鑒,一切都是摸著石頭過河。“難做的事才有競爭力。作品的好壞終歸還是和本身的價值相關。”

  東陽留白影視的成功并不是個案,這些年,許多像《長安十二時辰》這樣的優秀劇集,都有浙江影視制作公司的身影。

  由東陽三尚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參與出品的電視劇《白鹿原》將人性刻畫得豐滿而扎實。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參與出品的《瑯琊榜》《大江大河》《北平無戰事》等電視劇有口皆碑。與此同時,浙江電視劇產量持續上升。2018年,浙產劇超過北京、上海,首次居全國各省(市、區)第一。

  不久前,浙產劇《雞毛飛上天》斬獲了“白玉蘭”國際傳播獎。在徐康看來,在緊湊的劇情基礎上,融入民族文化元素,國產劇走出去才會引發關注、贏得尊重。“比如,《長安十二時辰》就有自己的獨特性。時辰、農歷、節氣是我們民族獨有的計時方式和生活方式。”梁超告訴記者,《長安十二時辰》已經走出國門,在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陸續上線。

  曾經,大唐海納百川,其文化影響廣播世界各地。當下,以《長安十二時辰》為代表的浙產影視劇,用鏡頭語言讓觀眾感受中華傳統文化的厚重,用創新方式講述使命與擔當的精神,讓中國故事撥動世界的心弦。

  鏈接

  時辰的故事

  時間之外還有“時間”。隨著電視劇《長安十二時辰》的播出,中國古代紀時法“十二時辰制”引起了觀眾的關注。十二時辰,時序分明,映刻古人對天地萬物的洞察與感知,睿智而長情。

  古人將一晝夜分十二時辰,后以十二地支為序,分別記之: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時始,亥時終,循環往復。一個時辰,為今日的兩個小時。每個時辰還對應著一個應景的名字:夜半、雞鳴、平旦、日出、食時、隅中、日中、日昳、晡時、日入、黃昏、人定。

作者:記者 沈聽雨 應磊 通訊員 杜倩倩  
編輯:周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宝宝时时彩计划软件 后三包胆技巧 汽修店赚钱方案 青海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吉祥棋牌四平麻将下载 陕西11选5杀号技巧 幸运飞艇6码图 板房蒋阿姨赚钱 重庆老时时彩彩开奖 经典时时彩龙虎口诀 广东麻将十三幺图片 单机版捕鱼达人 山东电视台公共频道 博娱乐城38元 分分快3怎么玩 江苏快三计划精准在线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